時一

•休整期。锁掉了一些文。极少出没。

 

[米优] 钢琴师

钢琴师


A river will flow.


0.

进藤米迦尔近日在为一个总不愿鼓掌的客人心烦。

当他的手指在琴键上如瓦檐间的雨水般流畅滑动的时候,他的眼神却穿透那些露出陶醉表情的大人之间,直直刺向躺在窗边的那昏昏欲睡的青年身上。那青年在他即将开始演出时,便带着肩线与胸口淋湿的斑迹粗鲁推门进来了,之后便一言不发如阴云般落到了窗子边上去,仿佛比起米迦尔的琴,雨声才让他更感兴趣。只是大人们对他的作法却等闲视之,好像他从一开始就不存在似的,对他的姗姗来迟完全不加留意。

但米迦尔却不会饶过这一点。

他将那架笨重的玩意儿弹得更加卖力了,指尖落下的速度比起窗外的雨水坠入泥土...

  312 40

pending

*家族的形式片段代入

*读不进书,用来减压,不要当真。标题暂定

*既然是减压就别较真了(


优一郎迈向那张办公桌的姿态如赴战场。当时他的后脑勺还是隐隐作痛的,方才红莲那拳头给得可是一点儿都不留情。有位已不惑之年却依然脾气暴躁的上司是件苦事,而有个刚刚毕业只知道成天嬉皮笑脸的愣头青属下更是苦不堪言,当他走到那张办公桌前喊出一声“进藤”的时候,那个穿着白毛衣的愣头青正在给一沓文件订书钉,听到他的声音抬起头来,水蓝色的眼睛眨了眨。他最受不了的就是他这幅小鹿似的表情。

“现在有空吗?”

进藤米迦尔和当年的他不一样,春风满面的笑容不管是在联谊还是普通的工作中都特别得拉拢人心,...

  181 15

自白

请原谅我已经老了,很多事情都记不起来了。这孩子的事儿应该从哪儿开始讲起呢?唉,索性从这儿开始说吧,米迦尔是六岁、或者八岁的时候来到我身边的,我带着他一直到他十六岁。在动荡的战争年月里,我带着福利院的孩子流转于各种城市乡野,他在其中一直扮演家中老大般的角色,即使当时福利院有几个差不多跟他岁数一样大的小孩,他还是最成熟和担事儿的一个。在外人看来,我们或许会因为这么长的一段时间变得像母子一样吧。可是,虽然我很不愿意这么承认,我还是得说这孩子总是给人一种很奇妙疏离的感觉,我是注定永远不可能像一个母亲一样控制他的。

先生们,你们也是参战的,不知道你们能不能理解那段时间里无孔不入的战火是多让人身心俱疲,...

  186 15

车票

马上就可以回家了。清晨六点的车。我决定不睡了。

这是凌晨两三点写的东西。比较混乱。希望我清醒过来的时候觉得还能读。


车票


我曾经在黑夜的雪地里观察过小优的眼睛。那时候正是这座小城的凌晨时分,天很黑,星星满天都是,宇宙洪荒就这样混沌地倒扣下来,把森林街道淹没得寂静无声。我在皑皑白雪中找到坐在杂货店台阶上的小优时,他安静的眼睛像是世界极端某一处角落里不为人知的极光。彼时的我还对小优能拥有这样的一双眼睛而感到奇怪,毕竟他的脾气就像是水烧开后的乱蹦跶的壶盖子。那样会让人想起温顺的毛茸茸动物的眼睛跟他实在格格不入。

我记得我那天穿了件极不合身的旧夹克,是孤儿院一位老师去远方读大学的儿子的...

  238 23

[终炽/米优] 猫系

失踪人口回来除草了,敲了一篇没营养的小短文当做复健。

最近文力智商不够,完全跑不了剧情,只能写写普通的恋爱情节了。然而,还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东西,真是失败(。

(读完《不死鸟》的姑娘记得来给我感想啊一两句也可以哦呜呜呜)


猫系

0.

        优一郎把座位让给那个手足无措的女生之后,就立即跳下了贴着校园健康服务广告的蓝色巴士。

        原因当然不仅是那女孩的椅子正巧被一个耍无赖的男生给占了,老实说,优一郎在...

  304 61

独自行走

        我深刻恐惧着独自行走。

        每当这时,全身上下的感官都从空虚度日的慵懒中睡眼惺忪地苏醒过来,极其专注与敏感地呼吸着空气中每一粒漂浮着的分子尘埃。所有的不可触摸之物此刻都在悄悄暗抚着我的皮肤与心脏。那些声音、气味、情绪,它们转眼都化身成从暗处跑出并伸出小手的孩童,娇俏又埋怨似地爬上我僵直的身体。当然,其中让我感到最敏感的依旧还是目光。...


  18 1

Fiamma

Di浮出湖面时,瞧见那个黑发姑娘正在岸边给自己的马尾松绑。牛皮发圈与头发湿漉漉地纠缠成一团,被西班牙女孩皱着眉头硬是拉扯下来。于是那淌着水的马尾就跟跳舞似的,随着发圈的滑落旋转了两圈,最终散成僵硬的几缕轻轻搭在她苍白的肩上。

原本在岸上还燥热的风,此刻吹拂在Di光裸的脊背上就变得温柔又阴冷了,于是她将自己小半张脸都埋在水里,就像舒舒服服钻在火炉旁的毛皮大衣里一样。夏日深夜的湖仿佛与世隔绝,耳边女孩儿们戏水的笑声和月光交融在一起,在水面上优雅活泼地跳着舞。

Di看着那个独自站在跳水台上的黑发女孩:她正把头发拢成厚厚一缕,搭到胸口前,让水珠从乌黑发尖和掌心中被挤落,滴在她紫罗兰色的泳衣上。...

  22 5

What makes you beautiful/02

本章完结。让我们干了这杯白开水。


——What makes you beautiful——

米迦尔踏进画室的时候,外头的雨已经下了好一阵子了。

画室里开了空调,米迦尔一推门进去就感觉脖子那儿丝丝地发冷。他冲门口翻着画册向他问好的学妹安静地点了下头,手指把后脖颈的雨水抹掉,低着头往画室阳台上走。他还是老样子,不说一句话,匆匆着手自己的事情,好像窗外厚重的乌云也被他带进来似的,压在他头顶上下着雨。

跟过去这半个学期的很多天都一样,他只是用余光扫了画室一圈。但今天没有看到百夜优一郎。于是他忍不住想,大概自己这一天也就这样无聊下去了。机械性地走到阳台的画架旁,也没理睬叠着双腿坐着朝他打招呼...

  286 29

What makes you beautiful/01

文风非常不明的一篇。

如果他们俩不是幼驯染的校园设定。成长过程中没有对方的话,性格也会有一点改变吧。优一郎是非常非常熊的孩子,米迦尔是长大后性格内向的好学生。

申明一下,我对每一个角色都是满满的爱,真的。


———What makes you beutiful———

12点59分,百夜优一郎站在素描社的玻璃门口,歪着脑袋靠着走廊墙壁,盯着金属把手上记着素描教师电话的木牌子发呆。他的重心现在支撑在右脚上,逐渐觉得脚腕处要命地酸痛起来时,他才想起前些天跟君月他们踢球然后连人带球摔进场外泥坑的事情,于是只好站直身体,换了重心再向左歪斜着贴着墙壁。

1分钟后,圆形的电梯间传来电梯门开合的声...

  248 34

The Hermits

一篇原创


1.

柯利弗沿着那条灯光肮脏的走道往里迈去。

走廊四下散落着啤酒瓶,发黑的烟头漂浮在瓶中墨绿色的液体里。有些酒洒了,使得皮鞋底和地板摩擦有一种黏糊糊的感觉。他注意到原本堵住去路的私酒箱子也被人整齐地推到走道右侧,平整地排列着。

于是他想着,她还是跟以前一样,可真有闲心。

在走道右侧拐个弯,经过贴着毛玻璃的简陋卫生间再往前走个二十步,推开装着黄铜把手的门,还算宽敞的落魄后院便展露眼中。他踏过丛生杂草,非常有目的性地朝后仓库走去。他知道她一定就大胆地坐在那儿,面无表情却充满挑衅。他永远知道她要干什么,从小都是。

六月夜晚的风湿润又闷热。拜她所赐,原本藏匿枪支与非法药物的仓...

  16 15

© 時一 | Powered by LOFTER